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成为更好的自己。

 
 
 

日志

 
 
关于我

Betty is Betty. Thats more than Enough. 热爱甜品。相信美好。

网易考拉推荐

碎碎念 | 有多少时光在路上  

2016-12-22 23:45:45|  分类: 疯疯癫癫的小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航班延误。
没有何时能起飞的计划。

众多航班取消或延误。候机厅里人满为患。
担心一旦离开座椅再回来就再也找不到任何空座椅,所以不敢喝水,怕需要去洗手间。也不敢去餐厅吃饭,怕一旦突然通知可以登机却赶不回来。

这是一个人出门的弊端。

但是我却心安气和。

我常年独自一人出门,天南海北,习以为常,安然自在。

虽然很多时候我喜欢热闹,热爱朋友。但是也有很多时候我喜欢独处,且毫不慌张。

我独自去了三十六个国家一百多个城市,最北是格陵兰的北极圈内的只有200人的小镇子,最南是非洲大陆的最西南端的好望角。

我一个人带着简单的行李四处旅行,遇到过各种离奇的事情,可以讲三天三夜。但是菩萨一直有保佑我,让我得以平安归来。


【二】

我常爱这样说:我有一个家在北京,一个家在英国,一个家在老挝的琅勃拉邦,一个家在格陵兰的 Kangerlussuaq 。

我觉得我可以呆在这些地方很久很久而不厌倦。

在格陵兰,每天晚上我都在旅店的公共客厅写日记,写一份中文的给自己,写一份英文的留在旅店的留言册上。
可我从来不携带任何精美的或简易的记事本。
我习惯把所有的旅行信息和日记都写在打印过的废弃的A4纸的背面。

有时候会遇到来此中转的执行任务的加拿大空军。因为在格陵兰没有公路,只能乘坐小型螺旋桨飞机,直升飞机,或者狗拉雪橇。

他们见到我也会非常惊讶,不曾想到这里还能遇到东方脸,游客,女性,独自一人,说流利英语,却不是ABC或CBC。

他们总会一脸惊讶地问我是怎么来的。我都会大笑说:我当然是坐飞机来的。
我们会喝一杯啤酒,友好且节制地聊天。


【三】

我还时常会想:有些事,年轻的时候不做,以后恐怕再也不会做,即使是疯狂如我的我自己。

比如在琅勃拉邦跳瀑布。

我曾多次问自己:如果再回琅勃拉邦,你还敢再去跳一次瀑布吗?答案很迅速且笃定:不敢。

当时我在街口和另外五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人一起,包了一辆突突突,去郊外一个叫光西的地方跳瀑布。

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恐高症患者,我再三再四给自己打气,一边发抖一边手脚并用地爬上粗壮的大树,双手抓住粗麻绳,像人猿泰山那样从大树荡到瀑布上空,再一松手跳进瀑布。

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下落时的那段滞空,以及跳进水里之后猛冲进鼻腔的水。

作为整个瀑布唯一的一个亚洲姑娘,老外姑娘小伙们都给我鼓掌。

不过我的右手中指因此受伤,肿成两根手指那么粗,不再能弯曲,变成黑紫色。两个半月之后才终于痊愈。

但是我并不后悔。如果时光倒转,我还是会跳的。

即使后来回想的时候其实后怕。因为树干长满苔藓非常湿滑,如果万一脚下滑倒,我就会一头栽下大树,脑袋除了磕在嶙峋的岩石上别无其它可能。

有时我会想起十几年前在 196 Sharpley Road 深夜4点小南拉着我的手跟我说的:
Betty,你是这么的好,但是你的心太野了。


【四】

航班依然在等待。
但只要是没有取消就有起飞的希望。
这很好,不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