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成为更好的自己。

 
 
 

日志

 
 
关于我

Betty is Betty. Thats more than Enough. 热爱甜品。相信美好。

网易考拉推荐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1  

2012-10-18 17:32:48|  分类: Life is a Journ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过很多次,要怎么对琅勃拉邦开篇。

到底要堆砌什么样的词藻和句式。

或者使用如何夸张或深情的语气。

 

但是后来,我决定什么都不用写。

琅勃拉邦的美好,就在那里。

在琅勃拉邦里。

在,我的心里。

  

琅勃拉邦的美好,在于 —— 跳瀑布。

 

正午,我在主街街口询问去光西瀑布的tutu车。

光西瀑布距琅勃拉邦30km,乘tutu车1个小时可达。往返车费一般4万kip(约人民币32元)。

tutu司机主动找到了我们6个散客。1个中国,1个荷兰,1个英国,2个加拿大,1个日本。哇哦!很壮观的小小联合国团队哦~ 那么,出发!

 

 

 

Indie,荷兰,阿姆斯特丹。Betty,中国,北京。Simon,英国,Dover。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1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恩,光西瀑布有什么呢?

当然,首先它是个瀑布。

光西瀑布一角。水色有点像九寨沟哦。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1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为什么各国游客都要去这么一个超级小小的瀑布呢?

因为去那里不是去观赏瀑布,而是——跳瀑布! 

瀑布流经至此,有一个很深的水潭。水潭旁边有一棵超级大的大树,大树的一个超级大树枝伸到了水潭的上方。

后来欧美游客在枝头绑了一根很粗的绳子、树枝上钉了小木板台阶。 

你踩着小木板台阶走到树枝尽头、抓住粗绳子、像人猿泰山那样荡到水潭的中央、松手、扑通跳进水潭里。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1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作为唯一一个跳瀑布的亚洲姑娘,我必须要自豪一下!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1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1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准备好了吗?那么鼓起勇气去跳吧!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1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我跳了,which was 很棒!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1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虽然比较可惜的是...我扭伤了手指...

跳进水潭之后,觉得手指头很疼很疼。在之后的五分钟,它就很迅速的肿了起来。

正常的左手中指 vs对比vs  肿很粗的右手中指。肿成一根半...

我问Simon:“你觉得我的手指头断了吗?”

他很平静地说:“当然没有,断了的手指是这样的。”并举起自己的右手给我看。他的小指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向外翻着。他说这是曾经断过的手指的样子。

看了他的手指之后,我安心了。我唯一的想法是:“只要没断,就行。”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1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手指虽然光荣负伤了,但还是坚持在瀑布玩了一整个下午才回城。

6个人在主街街口互相道别。

在之后的第二天傍晚,我竟又在街口见到了那个日本小男生。他是一个很文静的人,话很少。他提着一个大大的矿泉水瓶,背着backpack默默地走着。

我骑着自行车冲过去叫他。两个人都很惊喜。

交谈一番,知道他要离开琅勃拉邦去往下一个城市了,8个小时的长途车。

之后,我们在主街的街口道别。

除了他之外,我没有再见过另外的5个人。包括Indie,包括Simon。

看着他远去的瘦瘦背影,我竟有那么一点点忧伤。

旅途就是这样。遇到很多可爱的人,却永远不会再相见。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1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当晚,手指肿和疼得很厉害,于是摸着黑去找卫生所。

我的出现像外星人一样,引起卫生所里看病的当地老百姓的一阵骚动。这样反而帮助我顺利的被值班护士发现。

护士不能说英语。我给她看了手指,又手舞足蹈比划半天。她表示这里没有医生,我需要去大医院。

我当时想:“听天由命吧,没断就没事。”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1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第二天早上,手指变成紫黑色。于是我借了一辆自行车去找传说中的“大医院”。

当我已经骑车骑到“累趴”的时候,一抬头看见这块指示牌。

1400m。并不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算了。”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1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又过了两天,紫黑色消褪了不少。但还是给自己受伤的手指勉强留了个影。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1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琅勃拉邦依然美好。

即使受了伤,即使20天之后的现在手指依然没有康复。

但是琅勃拉邦依然美好。

因为,它就是很美好。

 

 

 

 

.

 

 

 

 

.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