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成为更好的自己。

 
 
 

日志

 
 
关于我

Betty is Betty. Thats more than Enough. 热爱甜品。相信美好。

网易考拉推荐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2012-11-10 20:39:01|  分类: Life is a Journ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琅勃拉邦的美好,在于 —— 佛缘。

 

 

一个普通的下午,我骑着酒店的免费自行车无所事事的穿梭在琅勃拉邦的各条小巷子中。慢慢地骑,遇到有意思的东西停下来看看,没有就继续,在想拐弯的巷子口拐弯。

太阳快要落山,我路过一座寺庙,是琅勃拉邦千百座寺庙中普通的一座。温余的阳光斜斜的照射在寺庙大殿的外墙上,很美。

我于是停下来,看那面墙壁。

 

寺庙的院墙内,一位年少的小僧人看见我,向我挥手。寺院的院墙很矮,只有半人高,在这样一个佛教之国,我认为院墙只是划明地界和美观作用而已。

琅勃拉邦的僧人有很多,琅勃拉邦的游客也有很多,其实僧人大都不会和游客主动示意或攀谈。而当这位小僧人招呼我,我就停好自行车,走进了院子。

小僧人并没有跟我说话,我也没有跟他说话,只是互相点头示意。他继续看书,我脱了鞋走进了寺庙的大殿。

我坐在殿内的地面上。放空。

可就在一分钟以内,几十位僧人从大殿的各个大门鱼贯而入,跪坐在大殿中央。

我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惊,但我马上明白,僧人们是要做晚课了。

我退到大殿靠后排的位置跪好,准备旁听。

 

直到现在,我一直不能解释为什么我在旁听晚课的时候会大哭不止。

是的,我从头到尾哭得稀里哗啦,不能自已。当一位僧人无意间回头的时候,正看到我这一幕。

不是痛苦,不是伤悲,不是迷惘。

是感恩,是欢喜,是共鸣。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诵经的声音。没有伴奏带,没有背景音乐,只有僧人们诵经的纯净人声,回荡在整座大殿。

诵经的第一句唱诵,就击穿我的耳朵和心。

我得说这是我此生到目前为止听到过的最天籁的声音。我仿佛在那一个瞬间明白了什么叫做“天籁”。

大殿的窗子上是栩栩如生的佛像雕刻,窗框上画的是我喜欢的莲花花纹。窗外的夕阳把它们照成金色。

 

晚课一共进行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其中有大约十五分钟的“冥想”(Meditation)。彼时大殿安静得只听得到老式吊顶风扇转动的沙沙声。

我望向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惟有大殿之内灯火通明,一片祥和。

我不能分辨唱诵的所有经文,但可以肯定的是,第一篇便是《大悲咒》。我从小已经听过几百遍。

我爸爸是一名佛教徒。

哦,当然,“佛教徒”和“和尚”可不是一回事儿。

 

晚课结束之后,喝到一杯当地信徒布施的冰镇可乐,沁爽心脾。

我在大殿里又坐了一会儿,在功德箱里塞了钱之后才走出来。

外面已经全黑,街道上的路灯不多。我在院子里和几位僧人借着天光聊天。

虽然我们能沟通的并不多,因为语言不通的原因,但是这并没有关系。

我答应他们第二天一早来寺院门口看“清晨布施”。

我骑着自行车回酒店,路过另一座寺庙的时候听见传出来的诵经的唱诵声,看来每座寺庙做晚课的时间互不相同。

路边的老百姓已经吃完了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看电视,门敞着,小狗在路边摇着尾巴跑来跑去。

 

晚上我睡得照旧很好,虽然所有的枕头对我来说都太高,只能把浴巾对折再对折叠成四层,枕在浴巾上睡觉。

第二天我在清晨5点起床,只刷了牙,没有洗脸,套上衣服踩上拖鞋骑车出门。

外面还漆黑一片,正在担心是不是出来得太早的时候,隐约看见道路两旁已经有非常多为布施作准备的当地老百姓,多是妇女带着年幼的孩子。

他们在道路两边铺上席子,跪坐在席子上,把要布施的食物摆好。

 

我来到昨天的那座寺庙时,天色依然很黑。我把自行车停好,脱鞋进了大殿。

大殿里的烛光闪着黄色的光晕,很温暖。

我坐在地上,看着佛祖,想了想自己这一路的旅程。

一位加灯油的僧人走过来,问我:“Where are you from”。

我一边说 China 一边抬头看他。

我们认出彼此。他说你不想去看清晨布施吗。我说会看的,等一下。

再走出大殿时, 外面已经全然大亮。

 

各个寺院的僧侣们排着队沿街走来,缓缓地,光着脚,不说话。

小乘佛教是老挝的国教,琅勃拉邦是老挝的佛教之都。“清晨布施”是沿袭千年的宗教传统,风雨无阻,日日如是。

布施时妇女必须跪着,男人可以站着,把清晨做好的米饭饭团放到僧侣们的锡钵中。僧侣们不能穿鞋,不能讲话,以示修行。

见到老人、孩童或者需要帮助的人,僧侣也会反过来布施他们。

你能想象这样的场景嘛,几百位僧侣缓缓走来,安静离开。

我得说我真的很爱小乘佛教僧侣们僧袍的深橙色颜色。在炎热的国度之中,这深橙色格外饱和。

我骑车回到莲花池畔的酒店房间时也才七点多。我爬上床继续补觉,早餐结束的deadline十点钟时,再见。

 

 

 

 

夕阳把大殿的外墙照成金色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僧人们基本到齐,快要开始晚课了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窗子上精美的佛祖雕像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窗框上的莲花图案,红色与金色的搭配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小僧人跪在后排,还需要看着书册诵经。年长的僧人跪在前排,佛经早已了熟于心。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清晨五点半,大殿中间有信徒放置的大盘子,里面是当地百姓布施的小米饭团。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天色在一瞬间亮了。僧侣们开始从街道的另一端缓缓走来。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这沿袭千年的传统,与宗教本身,从未停歇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清晨布施” 时,僧侣们不能穿鞋。这也是一种修行。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老人每天布施僧侣,僧侣也会布施给他。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缓缓地离去。绿树和深橙色的僧袍,这便是琅勃拉邦的颜色。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这便是与我有机缘的寺庙
另一个我在路上 —— 琅勃拉邦的美好4 - Betty㊣ - Betty㊣的163胡言琐记
 
 
 
 
 

每每回想此段经历,我心里都会先一凛,觉得居然能意外的旁听僧人们做晚课,是好大好大的福分。

那位招呼我的小僧便是我的引渡人,让骑着自行车乱窜的我没有错过这次珍贵的晚课。

若他没有向我挥手,若我没有停下来,这一切便擦肩而过了。

我永远都不会听到天籁般的诵经声。

这,便是我的佛缘。

 

一个我在都市,穿12cm高跟鞋。

另一个我在路上,穿拖鞋,清水洗脸,听晚课诵经。

我,是一名佛教徒。

 

 

 
 
 
 
 
 
 .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